阜陽公眾網 - 阜陽廣播電視臺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   >   國內新聞

減負看得見 一線變化多
2019-10-08 10:27:22 稿件來源:人民日報


  今年是“基層減負年”,多地定下硬指標,多種措施解決文山會海反彈回潮和督查檢查考核過多過頻、過度留痕等問題。記者近日深入多地調查采訪,觀察基層部門會議記錄、流程材料表、手機工作群的新變化,和基層干部聊減負、聊工作。基層干部反映,會議和檢查明顯少了,工作中有了很多新變化。

  會議開得短

  落實時間多了

  “今年感覺變化挺大。”江西省樟樹市洋湖鄉黨委副書記敖再生說,“首先是會議少了,同一主題的會只開一次,相關會議也盡量合并著開。另外,會議也更加高效,不久前的一次信訪工作會,只開了30分鐘,輪流發言時間每人就3分鐘,最后領導講話也沒超過10分鐘。”

  敖再生分管鄉里的政法、信訪工作,以前經常是密切相關的工作,開了政法會,又開信訪會,大家疲于奔“會”。“現在一個月最多也就兩次會,會議時間也變短了很多。”敖再生說。

  說起開會,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昌吉市建國路街道水林社區黨總支書記段瓊做了個粗略估計,自從2017年12月到水林社區工作以來,他參加自治區、州、市、街道的會議不下200次,社區內部的會議更多,“會議多時間長,開會隨意性大,我們常常泡在‘會海’里。”

  “現在很多會議的確變短了。這次街道工作會議,不到半小時就結束了。”段瓊說,以前這種會議至少要開半天,如果再碰上有其他工作安排,一整天就過去了。“現在,這樣的街道工作會議,我每周只用參加一次。”

  段瓊翻開會議記錄,“看我這個筆記多精簡,記好重點內容就行,接下來就是抓落實。”這是昌吉州對會議“留痕”管理的改進。段瓊說,以往會議記錄是考核評價的重要依據,“層層開會,層層記錄,層層檢查”。現在,除了一些重要會議需要留存相關文件及記錄外,日常會議已不作嚴格要求,“就像這次街道工作會議,主要由街道黨工委做統一記錄即可。”

  檢查在優化

  工作更高效了

  阿旺群宗是西藏拉薩市林周縣松盤鄉的扶貧專干。在鄉便民服務中心的柜臺旁,她正麻利地幫著夏熱村的旦增一家辦理農牧區醫療住院費用報銷手續。談起變化,她說,現在有了統一數據平臺,不用再讓群眾重復確認一些事項,簽字也少了很多。要擱以前,從宣傳政策開始就要拍照,領惠民資金要拍照,確認資金也要拍照;村委會簽字,村第一書記簽字,駐村工作隊簽字,鄉里也要簽字,一張表格五六個簽字。

  “現在工作流程優化后,基層干部負擔小了很多。”林周縣扶貧辦副主任央金卓嘎說。以往縣級的醫療、教育、搬遷安置、產業扶持等工作小組,要分頭找鄉鎮要數據,現在這一工作統一優化為從縣扶貧辦的數據平臺上調取,避免了基層干部“一個數據填多份表”。

  樟樹市洋湖鄉的李志穎從去年6月起開始擔任鄉扶貧專干,還兼任兩戶貧困戶的幫扶干部。“以前填表和迎檢任務很重。”小李回憶說,有時加班加點填好的表格,上面更換下模板,所有表格全部作廢,又要重新填寫。迎檢的次數也多。特別是年底,本市和宜春市的扶貧檢查、省里的第三方評估、縣級交叉檢查等接踵而來,“雖然有些是抽檢,但也不敢大意。那時扶貧檢查主要就是看材料,該有的材料一樣也不能少。”

  變化在今年悄然而至。“以前是一天至少一表,現在是一周最多一表。”最讓李志穎信服的是,現在迎檢次數減少,成效反而更大。“現在扶貧檢查以暗訪為主,檢查組不再盯著材料臺賬看,而是更多上貧困戶家中實地調查,這樣的檢查結果更有說服力。”截至7月底,該鄉今年只迎接了一次本地扶貧檢查。

  流程優化不僅在資料收集領域,如今督查檢查方式也在加速優化。

  督查檢查從部門分頭檢查,變為聯合檢查。以往產業扶貧,農牧部門要檢查,易地搬遷,建設部門要檢查,各級脫貧攻堅指揮部也要組織檢查。“去年10月,一個星期至少有3天時間是迎檢,今年各類督查檢查合并,督查檢查次數嚴格控制。”央金卓嘎說,現在縣紀委牽頭,事前監督,事后整改,指導更加具體,不再以文件落實文件,而是告訴基層干部具體該怎么開展工作。

  工作群瘦身

  指尖負擔輕了

  中辦通知指出,不得以微信工作群、政務APP上傳工作場景截圖或錄制視頻來代替對實際工作評價。基層干部反映的突出問題中,就包括微信工作群過多過濫。針對這個備受基層干部關注的問題,多地出臺具體措施,大力整治微信、QQ等工作群中存在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

  齊琳是河北省秦皇島市海港區港城大街的一名街道干部。在她的記憶里,當地大概是從2016年開始大量啟用微信群辦公,“一開始覺得挺便捷,后來工作群的個數越來越多,而且要求大家隨時在線,逐漸成為一種負擔。”

  當時在齊琳的手機里,工作群的數量已經超過了30個。為了不錯過信息,齊琳將所有工作群設置了“置頂”。“這些群頻繁地跳動更新,一會兒不看,就有上百條信息,只能一個群一個群地刷。”齊琳說。

  群多了,不只是增加了閱讀量,“有的通知、文件在多個群里被轉發;還有的群,主要作用是打卡留痕,形式大過實用。”齊琳說,她一邊需要在大量信息里尋找有用信息,另一邊還要把“打卡”信息發到群里,供別人閱讀。

  現在,這種沉重的手機負擔變輕了。自為基層減負的通知下發后,海港區開始集中整治微信、QQ等工作群中存在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全區主要精簡的工作群包括:因階段性工作需求組建、目前已經結束任務的工作群;因同一或類似工作需求,重復組建或職能重疊的工作群;同一單位(科室)組建、受眾雷同、職能交叉、沒有必要單獨設立的工作群;長期不使用、不發揮工作職能的“僵尸群”;不發揮實際作用、只用來“曬成績”“打卡留痕”的“作秀群”;其他存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情形,給基層帶來困擾、不發揮實際作用的工作群。截至目前,全區累計解散、整合微信群、QQ群190余個。

  齊琳說,整改后她手機里的工作群少了一半多,“現在,感覺手機好像也變輕了。”(記者 袁泉 史自強 阿爾達克 戴林峰)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